忠孝八字纹身:正官格取运的方法

沈半仙生辰八字算命网 八字五行 2020-06-02 23:00:19 0 格局  如果  不能  

  此文以正官格用财为例,阐述正官格取运的方法。正官用对,必须先分清身旺用官,还是身弱用官,由于身旺、身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状态,那么正官格大运喜忌也就截然不同。(三命通会)云:“身弱印轻,要补其印;身旺官轻,要补其官。”如果四柱呈现身旺官弱,或身官两停者,则喜用财生官。但如果身弱官旺,则宜大运行印经之地,。以化官生身。(三命》有云:“根元浅薄,遇官贵而不荣,身弱喜印授生身,比肩阳刃扶身。”如若官旺再行财旺之地,则为破格。《经》云:“官贵太盛,财临旺处必倾。”凡正格取用,必要五行平衡为原则,偏旺偏弱,皆不能为佳。

  正官格例子如一女命例:癸已、丁已、丙子、丁酉,丙火生于已户、己年,日主得地支两禄,旺相可知,同时又有两丁益助,需要用官杀以制其旺。喜见年干癸水官星透出,用以制其旺气。但癸水临已火休囚之地,虽得禄于日支子,受生于时支酉,虽不能与扬汤止沸同论,但仍嫌身旺官弱,所以正官格大运喜特财旺之地,用以生官。如又一女命例:甲戌、癸酉、丙子、丙申,丙火生于酉月,生在深秋,四柱见申酉戌会成金局,金水太旺,木火太少,一点甲木,不足以生衰弱之丙,自属财旺身弱。再见癸水官星,引出金水旺气,旺官克衰身,日主势若累卵,必以大运行助身旺地,方可御强势之官。大运逆行,行至东南木火旺地,有印授禄刃助身,必然发福。以上就是正官格行运的取运方法。

  正官格取用,必须按照一个特定格局的喜忌需要,来确定大运喜忌,尽管都是正官格,但由于其干支组合,和干支位置的不同,其中身弱身旺,官旺官衰,各有不同,对于行运的要求,也就各有所别。以正官格取财印为用为例,如果身轻官旺,则要用印以化官生身,大运则要行印缝之旺乡;如果身旺官轻,则又要以财生官,大运又要行官之生地;格局喜忌不同,大运就自然有所不同。正官格取用中,至于官印并用,或财官并用,虽说是兼而用之,但亦有主有辅,并不能相提并论,一视同仁的。身稍轻则取印授助身,即以印为主,以官为辅;官稍轻则取财助官,即以官为主,以财为辅。然而如果财印并透于天干,则又喜行官杀大运,因为财能生官杀,官杀泄秀于印缝,一气相通,此则官杀生印,贪生忘克,而不克身。至于官星既然透出干头,大运再遇合官、杂杀、重官,或地支见刑冲,皆为官格所忌。如果官星藏于地支而不透,则忌地支之会合刑冲。

  正官格取用中,身旺官弱,大运要以财生官者,如《千里命稿》所列一命例:辛卯、癸已、丙午、丙申,丙火生于已月,坐下午火,坐刃逢禄,喜官杀以制之。而四柱见癸水官星独透,然癸水休囚,虽有年辛,时申为助,仍嫌其弱,。只是尚有渊源,可取之为用。但嫌其衰弱,不足以制旺火,须大运行财旺之地,助官为用,此为用财生官,大运喜行财运之例。如又一命例,乙卯、庚辰、丙子、丙申,丙火日主生于辰月,年干透出乙木,似可取印缝为用。然年乙月庚相合,乙庚贪合忘用,只可另取用神。而地支申子辰三合水局,动而既能为用,日支子水,取为丙火之官星。全局除年支卯木,再别无生扶,身弱不胜财官,只有大运行印授生旺之地,方能化官而生身。以上就是正官格取用的详细解读。

  正官格行运,只喜向禄临财坐印,要以日干的强弱,官星的衰旺,决定取运的走向。行印乡,叫做逢官看印;行财地,叫做财旺生官;行官运,叫做官临旺地;运到临官、帝旺之地,叫做身临禄旺。比如原局有印,要看官印的轻重,日干的强弱,以及所行的大运。身弱印轻,要补其印;身旺官轻,要补其官。如果行伤官运,克伤官星,叫做背禄;行身旺运,劫剥财星,叫做逐马,皆为背运,不吉。如行运七杀之地,叫做杀来混官;行墓库运,叫做官星入墓。非正官格行运为所喜。

  正官格行运,取运之道,虽然有一定得规律,但却没有一个固定的程式,命局千变万化,大运亦随之变化万方,一个八字,有一个八字得干支组合,就有一个八字所附加的大运,其中道理,十分奥妙,而判断大运的方法也十分灵活,我们能够讨论的,也只是一个概括性的原则。八字的吉凶,在于喜忌,有用神,则必须有喜神,否则孤用无辅,用神无力,或者容易受到伤害,也不能成为上等命造。又格局除用神、喜神之外,还有忌神,忌神在一个格局中能起到破坏作用,正官格行运,所以是不愿意碰到的,如果遇见忌神,又希望有制伏之神,达到起死回生,转危为安的效果。

  但在八字预测命局中,用神、喜神、忌神,是固定的,还有一种称为闲神的,则不是固定的,是一个变化非常复杂的因素,时而可以助喜、助用,换一种情况,又能反过来资助忌神,所以就造成了八字变幻无穷,又千姿百态的状态。正官格行运中,如身旺官轻,用财生官,正官则为用神,财则为喜神也,伤官能伤克官星,为忌神。而闲神之夹杂,则不是一定的。其中的核心原因是天干的组合,地支的位置,由于天干、地支的组合和配置的变化,从而造成命运贫贱富贵千差万别的区别。大运就是参与干支组合变化的一个重要因素,所以大运对于格局的影响,不可不认真研究。以上就是正官格行运喜忌详解。

  命理用神是八字预测实践的核心,在《渊海子平》的评注中有“用之为财不可劫,用之为官不可伤,用之印缓不可坏,用之食神不可夺”的说法,其核心就是“用”,也可以简单的理解成现代我们所说的用神,推测命运,应该重视用神,不可专看四柱八字本身的旺衰,也不可专以财官为重。用神怎么用?在推测命运时,必须深刻了解五行的盈虚进退,化育流通。五行生合化育刑冲克害的原理,可以用顺逆的方法来解说,但并不是简单地将生当做顺,将克当做逆,将合化当做顺,将刑冲当做逆。而要根据命局的需要加以运用,适合生的让它生,适合克的让它克,不适应生的让它生,不适应克的让它克。此为用神之善用也。

  命理用神找到之后,接下来就是“理会”,“理会”,指理解、注意。子平之法,就是星命之学,其原理主要是四柱五行。这句话里,“理会”是指观察四柱五行的旺衰,探究四柱五行的顺逆,审视四柱五行的进退,论证四柱八字五行的喜忌。如任铁樵所说的“财可养命”,不是简单地拥有财富就能滋养生命,如果人“财多身弱”,不能胜任强劲的正财之力,那么财反不能为己所享,沦为富屋贫人。又如“官可荣身”,如果人“身衰官重”,日主不能胜任官星,终官不能荣身,反而官鬼互置,这个人的命格就转化成短命位卑的命格,不会飞黄腾达。以上就是推测命运、命理用神的解释。

  正官格忌见伤官亦忌混杀,被称之为伤官见官或官杀混杂然而如果四柱干支配置适宜,则可以转败为成。如正官星见伤官,官星可以化印,然后成伤官佩印之格;或官星亦可以化伤,亦可成伤官佩印,辗转有情,格局愈显奇特,成大富大贵之造。正官格如见七杀混杂,亦要看原局配置,或去官留杀,或去杀留官,如甲木日主,见辛为官,见庚为杀,若原局有丙,或岁运见丙,丙与辛合,此为去官留杀;或者原局有乙,或者岁运逢乙,乙与庚合,此为去杀留官,干头取清,用神得用,由败而成者,亦可为上等格局。正如原文所说:遇伤官在于佩印,混七杀贵乎取清。

  有关正官格,见伤官、七杀的命例,如原文所列宣参国命造,己卯、辛未、壬寅、辛亥,壬水日主,生于未月,未藏己土、乙木、丁火,年干透出己土,为壬水官星,月令有用月令取,己官透干而用清,为正官格。然而地支见亥卯未三合,日支见寅,支全木局,地支因合而动,为壬水伤官,为伤官见官。己土官星虽生于未月土旺之时,然官星坐卯临辛,卯克辛泄,官星无气,不能为用。天干透出辛金,可以护官,己土生金,己官之气,尽泄于辛。正官格化为伤官格,伤官得令与未,亦可成格,伤旺泄秀,支会木局,伤官毕竟太旺,两辛解之,用印去伤之有余,遇伤而转为伤官佩印格。虽然官星清透,亦不能以之为用,全局的关键,在于印而不在官。又如李参政命造,庚寅、乙酉、甲子、戊辰,甲木生于酉月,酉中本气辛金,为甲木官星,但年干透庚,则以七杀论,不能再以官星看了。

  《子平真诠》在前面“论喜忌干支有别”一文中说:“譬如甲用酉官,逢庚辛则官煞杂,而申酉不作此例。所以透庚逢酉,不为庚金混杂看,而以庚金逢刃,见乙合庚以合杀为贵论。正官格的解释中,而如徐乐吾所说,乙庚之合,则缓其相克之势,所谓“甲以乙妹妻庚,凶为吉兆”。甲木日主通根子印,子与辰相合,辰财化为水印,以印化杀,用亦在印,酉官有戊土财之生、水印授之化,气势流转,格局因合而清,亦是杂杀而取清。

  正官,又名禄神。取其阴阳和合,相制为用,以成天地之道。官者,管理的意思,以其能制我而为我所用。如甲见辛,乙见庚之类。取正官之法,先看月令,然后再看其它干支,只取一位,多取不宜。因月令为当令之气,气势旺,如能以月令取格者,则再不可它取。如甲日生酉月,乙日生申月,丙日生子月之类,都为正气官星。再见天干透出官星,如甲日生申月天干透庚;乙日生酉月天干透辛;辛日生寅月,天干透丙,为干透支藏,其它干支不宜再见。如果月令无官,天干有官星透出,只要通根有生气,也可以取为官星。正官格喜身旺,印绶、食神、以财为引。忌身弱,偏官、伤官、刑冲、泄气、贪合、入墓。

  经云:明干有气明干取,明干无气暗中取。如果虽然天干无气,引归到地支,却为禄旺之地,或者有生扶,或运行得地,也不减月中官星的作用。官星通根得令,日主健旺,财印两得相扶,四柱中不见伤官、七杀,大运再引至官乡,就是大富大贵的命了。如见刑冲破害,伤官七杀,贪合忘官,劫财分福,均为破格。比如甲木生酉月为正官,见卯为冲,见酉为刑,见午为破,见戌为害,见丙为合,见乙为劫,见丁为伤,见庚为七杀混杂,均为不纯。四柱官星纯一,五行平和清粹,方能以正官论。如果四柱中有所忌之物,用克合去之,也不会纯粹。命局中见正官,又有财星滋扶,大运非行身旺之地才会发达。命局中有一两个官星,无财有印,身弱亦无妨。如果四柱喜用皆不得用,就需要看流年大运的向背,财官的旺地如何。

  正官格行运,只喜向禄临财坐印,要以日干的强弱,官星的衰旺,决定取运的走向。行印乡,叫做逢官看印;行财地,叫做财旺生官;行官运,叫做官临旺地;运到临官、帝旺之地,叫做身临禄旺。比如原局有印,要看官印的轻重,日干的强弱,以及所行的大运。身弱印轻,要补其印;身旺官轻,要补其官。如果行伤官运,克伤官星,叫做背禄;行身旺运,劫剥财星,叫做逐马,皆为背运,不吉。如行运七杀之地,叫做杀来混官;行墓库运,叫做官星入墓。

  经云:“背禄逐马,守穷途而西惶”。又云:“官杀混杂,不贫则夭;旺杀投墓,住寿难延”。另外,生旺之官,再临七杀旺乡,日主力不胜任,官变成鬼,旺处必倾,多至灾夭。需有制或有合,方能主吉。如日主自身乘旺,如甲寅、乙卯等日,若再有寅卯生助,官星虽重,也不为害。古代的命学著作,对正官特别看重,但在实际推命中,大富大贵者,往往并不一定是以正官为用。

  凡四柱八字都有五行生克制化,刑冲会合,这种八字格局分析内部的五行之气的运动,必然带来格局的变化。而此种变化,有为格局所喜,有为格局所忌,所喜者为成,所忌者为败。或如成格者,又因为地支藏透,或刑冲会合的原因,转而败者,必是转喜为忌;而败格,又因为地支藏透,或刑冲会合的原因,转而为成者,必是转忌为喜。正如徐乐吾所说,“成中有败,必是带忌,忌化为喜,则因败而得成矣。贝史中有成,全凭救应,救应化为忌,则因成而得败矣。”然而成与败的标准,是看否合于日元之需要,方能判其成败。

  八字格局成败的分析标准,在于五行的中和平衡,强者宜抑,弱者宜扶,抑之扶之,便归于中和。而所谓反生反克,抑扬进退,颠倒阴阳,妙绪无穷,也无非使其合于中和。如春木,喜丙火,木可脱胎,此以泄为生;印绶多,阴浓湿重,木根腐朽,木亦枯搞,此以生为克。秋木生气下敛,外象枯枝落叶,窒息生机,所以秋木喜金克伐,以杀为生,此皆五行之变。五言独步云:“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张神峰所谓“病重得药,是大富大贵之人;病轻得药,是富贵之人;无病无药,是不富不贵之人”,此偏激之词。八字格局分析中徐乐吾认为:“八字以中和为贵,有病有药,仍归中和,病药之造,优劣吉凶易见,但运程只能一路,喜东南必忌西北,行到逆运,一落千丈,若中和之造,顺运固美,逆运亦无大忌,平稳无波,顺运进展,逆运安享,少大起大落。孰优孰劣,各人主观不同,未可视为定论,至于贵之高低,富之大小,另有合其中原理,须仔细体会,阅历既多,自能知之,非文字所能达也。”

  但八字格局的高低,人命的富贵贫贱,根据每一个人的价值观的不同,各有所异,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张神峰认为,真正好命的人,是经过痛苦的磨练,等到行运去其缺点,达到光辉的人生,成为大富大贵之人。而徐乐吾则认为,好命的人,是一生无大起大落,能平稳度过的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讲究的则足妻财子禄无缺,福寿康宁齐全的人,才是命好的人。所以命贵中和,是为常理,但芸芸众生,格局千千万万,形态各异。而所谓用神因成得败,因败得成,成败救应,皆因日主需要而断,为日主所喜者为成,为日主所忌者,则为败。

  八字格局的高低,是命理学中很难掌握的一个课题,前面所论述的有情无情、有力无力来判断格局高低,只是判断格局优劣的一般原则,而影响格局高低优劣的因素比较复杂,也并不是仅仅用有情无情、有力无力所能概述的。比如还有四柱干支的天地覆载,进退消长;格局用神的清浊纯杂,真假和悖;流年大运的阴阳刚柔,五行顺逆。

  宇宙是一个大人身,人身是一个小宇宙,八字易象,就是一个人生命现象的信息载体,它的的变化也是十分复杂,难以掌握的。正如原文所说,“或一字而有千钧之力,或半字而败全局之美”,并不能通过一篇文章,几个命例所能掌握和应用,贵在细研命理,多看命例,持之以恒,必有所获。分析八字格局高低时,也并不是没有规律可循,其总的原则,正如陈素庵在《命理约言》中说:“浅而易见者小,深而难测者大;清而有情者贵,浊而无气者贱;纯粹中和者贵而安;奇怪偏驳者贵而危”。以上几点对八字格局高低的影响的几个因素。

  八字用神者,日主之用神,用神的配合辅佐,全在合于日主之需要。只有合于日主的需要,用神的作用才能显示出来。合于需要,伤官可以见官,财星可以破印,枭神可以夺食;然而如果不合于需要,皆可害物伤身,财官虽美,可以破局;食神可以生财,但亦可以致贫;杀刃可以显威,亦可招灾殃。

  用神者,是随八字格局变化而有所不同,随配合需要而生,其作用就在于能为日主所用。如何取用神?就以扶抑用神而言,或扶日元而抑月令,或扶月令而抑日元。同为用扶,又有用印绶和用比劫的区别;同为用抑,有用官杀克制和食伤泄秀之分。旺则抑之,旺之过剩,如从强从旺者,则宜顺其气势,反宜扶之。弱则扶之,过弱则不可扶,反宜抑之,如从财从杀之格。旺之极者,如抑之,反激其旺势而有害,反不如顺其旺势而扶之;弱之极者,扶之,不仅徒劳无功,反而增其不吉,则不如从其弱势而抑之,此颠倒之妙用。用有种种不同,关键是一个用字,核心是要得其所宜。能得其所宜,又有力、有情,就为格之者;少有不足,则为格之高而次者;如不能得其所宜,则低而无用者。

  八字格局取用神时,如月令印绶,以七煞为用,以印绶生身,本为贵格,但若身强印旺,则不需印缝再来生身,用杀反而生印,杀印两者皆失其用,致使日元旺极无泄,身旺无依,反为日主之害,因不合于日主需要,有情反为无情,所以原文称之为偏之又偏。如壬水生申月,天干透庚,印绶为用,本以七杀可以制身之旺势,但地支又见亥子,日主本以身旺,不需要印绶再生,而见戊土七杀反生庚金印绶,此生之无情,所以反为下等八字格局,一无可取,所谓只旺得一个身子,除身旺体健外,妻子财帛,皆无其份,其为贫夭无疑。

  八字格局变倾听中,如伤官佩印,伤官可以盗泄日主元神,如果身弱,用伤则必须佩印,借印绶以滋身制伤而得其中和。但若身旺而伤官浅,伤官本已不足以泄日主之秀气,已无佩印之必要。再用印生,伤浅而加以印重,伤官被其克尽,印绶则变为破格之忌神,亦为无情。又如月令七杀,又见食神旺而制杀,则必要身强,方能制煞为权,化杀为用。但若日主无根,则泄交加,日主不能胜任,又不能从,七杀、食神皆不能为日主所用,反为所忌。八字格局变化中或如身强而比劫重,如用财则必须有食伤之化;或有官煞制比劫以护财,但若财浮露无根,则被比劫争夺殆尽,比劫有力而无情,财星有情而无力,或天或贫,是因比劫、财星皆不能为日主所用之故。

  八字算命中,八字命盘及格局分析,八字格局有者,有次高者,所谓有次高者就是带有瑕疵的八字格局,而所以不能成为的八字格局,是因为有力与有情之中,定有的瑕疵,太过与不及,皆可造成局中带忌,或情之不深,或是力之不足。

  如甲木生于酉月,以酉中辛金为官,四柱透出丁火,为甲木伤官,能伤甲木之官星。此以丁火为忌,必要去之。去丁之法有二,或用壬合丁而去之,或用癸克而去之,都可以达到去伤护官的效果。然而克和合性质的不同,效果亦有所区别,壬合,为去之无形,且丁壬有化木帮身之益;癸克,不过用强去之而己;制之以威,不如化之以德。制者,是有情而非情之至;化者,可以化忌为喜,为情之极至。壬癸虽同为去伤护官,但由于“有情”层次的不同,而八字格局的高低档次亦有所别,所以用癸不如用壬。又如乙木生于酉月,四柱天干又透辛金,为乙木七杀。七杀喜有食神制伏,如身强而食杀并旺,为合格。或身强杀弱,或杀强制弱,或杀强身弱,身、杀、食有一稍微力量不足,或过于旺盛者,皆非全美之造,必须要运岁补其不足,方能发达。如杀强制弱,须行食伤运以助制杀之力;丁旺辛而弱,则要行杀旺之运,以助辛金之力;但如果辛丁并旺,而乙木日主弱者,必要行寅卯禄旺之运。如若不逢佳运,是有力而力量不全,不能补其所缺,则依然有所不足,不能成为的格局,只能为格之次高者了。

  八字命盘及格局分析,如前面所列阎锡山八字命盘:癸未、辛酉、乙酉、丁亥,辛金七杀,有丁火为制,制伏有力;而商震八字命盘:戊子、辛酉、乙未、丙子,辛金七杀,有丙火为制;又陆荣廷八字命盘:戊午、辛酉、乙卯、丙戌,亦为辛金七杀,用丙火为制,但丙火逢辛反怯,不如丁火制辛有力,所以商震、陆荣廷两造,不及阎锡山造,因而商震、陆荣廷两人,也没有阎锡山发达荣显。

  正财格,为八字格局中的一个主要格局。凡正财格,如日主旺,有伤官、食神相生,为上格,关于正财格,《元理赋》云:“凡大贵者,用财而不用官”,食神、伤官,为财之根,用神有根,为善之善者。身旺用财,宜于食伤;身弱用财,则要佩印;财食格则胜于财星佩印格。至于身弱用财,而用劫财分财助身者,乃不得已而为之。如果身弱用财,则要有印滋身,因财能伤印,所以凡用财以印生身者,还要财星不能伤印,如若伤印,则为破格。但财格亦有一大忌,就是怕劫财争夺,如见劫财,亦为破格。

  正财格中,如果身弱财旺,四柱无印绶扶身,为富室贫人,不能为佳,用劫财分财,亦可为一用。或见七杀透出,如若四柱干支配合不当,财生七杀,七杀无制,亦犯格之忌。然劫财能与七杀相合,反有一箭双雕,两得其用之利。如原文所说,甲木生于辰月,四柱天干透戊,偏财成格。但又见乙木透出,为甲木之劫财,财星用神被劫财所破,为正财格局所忌。如若四柱又逢庚透出,为甲木七然。虽然煞可以制劫,使其不争财,而劫亦可以合煞。如果乙木与庚金作合,二者相合,彼此牵制,财格借以不破,使劫不争财,杀不攻身,两得其用,此以忌制忌,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论。以上就是正财格的解释。

  正官格,乃八格之首,所以以官星为用的格局,是经常会碰到的一种格局,如何评断其格局高低,也是一个学命者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发黄者,焕发,奋发,发达兴盛之意,那么为什么官印格不及财官格之发皇也呢?徐乐吾没有作出解释。身弱用官,宜于印化;身强用官,宜用财生;此官印格所以不及财官格之发皇也。至于用官遇伤,透财以解者,乃绝处逢生之意。首先说身弱用印格,因为身弱不能任官星之克制,必须有印化官以生身,日主方能任官之克制,但由于官星被印绶盗泄其元神,用以滋身,官星之气被泄。而身旺用财生官格,官星之气不仅没有泄弱,反而得以生助,所以财生官格要比官星带印格容易发达。然而官星格忌见伤官,如果四柱伤官见官者,日元既有官星克制,又被伤官泄弱,乃为正官格之大忌。

  正官格中,即使有财星通关,用财可以化伤生官,使伤官不伤克官星,但日主既有官星之克,有伤官之泄,再加财星之耗,而身弱难任用财星、官星、和伤官三者时于日主元气的消耗,所以反不如官星佩印,不仅可以制伤、护官,还可以滋生日元,一印而三得其用。如果伤官见官,伤官被别干合去,亦为有利。如徐乐吾所举一例,甲木生于酉月,天干透出辛金,为甲木之官星,又见丁火伤官,则官星被伤。但四柱见壬,有壬与合丁,壬水不但合去丁火伤官,丁壬又合而化木,资助日元,化忌为喜,是为有情。即使丁壬合而不能化水,但伤官被合而去之,也能为佳造。以上就是正官格的解释。

  关于四柱格局,是用来学习研究八字命局的一种方法,并非就是命理学的既定原则或者归类。四柱格局就如语文里面的语法,所谓“主、谓、宾、定、状、补”的组合之类,这只是语言的一种规律性的总结,是用来学习研究语句、语言的途径,并非它就是某种语言的固定的格式。语言、语句本身还是千变万化的。即便具备有标准的“主、谓、宾、定、状、补”格式组合,也未必就是非常出色的语言,也未必就能完整出色地表达人的思想意识。

  有关四柱格局中,就如唐诗宋词,语法不一定能套用,但它却是的语言。八字命局也是如此,正如《滴天髓阐微》所说,“看命之要,非杀印相生为贵,官印双清为美也。如显然杀印财官,动人心目者,必非佳造;若用神轻微,喜神暗伏,秀气深藏者,初看并无好处,越看越有精神,其中必有玄机,宜仔细搜寻”。以上就是关于四柱格局的解释。

  什么是格局呢?格局就是八字干支结构的一种分类,凡人出生,则必有八字,凡有八字,必有格局,八字有格局,就如人有姓名,上自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无人不有。而八字的分类标准,就是月令用神,比如月令正官,就为正格格,月令七杀,即为七杀格,其它类推。而另有月令无用神可取者,则为外格。格局的分类,与格局高低的判断,关系并不太大。也不能代表命运的好与坏,同一命局,其间好坏吉凶,会千差万别。因五行有有太过,有不及,格局则有成有败,由于其干支构成的不同,致使有贫贱富贵之不等。凡推命,先以月令地支的藏透、刑冲、会合,取出用神,再以用神确定格局,但同为一格,而八字格局命运高低贵贱,贫困寿夭,万有不齐,从极贵极富,到极贱极贫者皆有,其间道理,真有不可言传者。《滴天髓》以真神假神,清气浊气而分高下,而《子平真诠》以有情无情,有力无力而辫优劣,这些古代命理学家,根据自己得命学观点,和独特得视角,提出了自己得学术观点,对于后人多有启示,后之学命者,要多看八字,细研命理,自然能神而明之,蟠然会悟,正如徐乐吾先师所说,非文字所能详说也!

  八字格局名目众多,而《子平真诠》分为八格与外格两类。古代命理学家,以月令用神来确定格局,《滴天髓》按照干支构成和组合,以用神的纯杂,气势的清浊,把八字命局高低贵贱,分成五个层次,“台阁勋名百世传,天然清气发机权”,用神有一种天然的清纯之气,所以为一等命局;“兵权獬豸弁冠客,杀刃神清气势特”,用神在清纯之中,带有一种杀刃之气,因为在纯中夹有一种独特的气势,所以为二等命局;“分藩司牧财官和,格局清纯神气多”,在纯中混有其它神气,所以为三等命局;“便是诸司并首领,也从清浊分形影”,纯而不静,在不纯中分出清纯之气,所以为四等命局;“满盘浊气令人苦,一局清苦也苦人”,用神混浊,杂而不清,或虽然清纯,但过于清枯,所以为五等命局。

  生辰八字算命中用神的纯杂,是来源于原来命局干支的配合,而纯杂的形成,在于天干地支的生克制化,刑冲会合。而通过这种生克制化,刑冲会合的变化,把八字用神的纯杂显示出来。用神纯粹者,格局则佳美,主人富贵福寿;用神带稍有混杂者,则格局欠佳,主人富贵不足;如果混杂,格局则不好,主人困苦寿夭。凡用神越纯,格局越佳,主人富贵越大;用神越杂,格局越差,主人命运也越差。因生克制化而纯杂者,如甲木生于七月,申金月建,为甲木之七杀,如果身强杀旺,身杀两停,则需要食神以制之,但四柱不见食神,此虽无生克,但为用神之杂。

  何为八字用神的纯杂?因凡身杀两停者,杀需食制,如果此时四柱见有食神透出,食神制杀,则为之用神纯,此因制而用纯。或如甲木生于丑月,干透己土,为甲木之财,但遇乙透,则成比劫争财,此因克而使用神杂。又如甲木以庚金为七杀,四柱为身弱杀旺,又见壬水透出,化庚金之杀而生身,此为化杀生身,此因化而用纯,如此之例,枚不胜举。

  八字用神因会合刑冲而纯杂者,如甲木生于申月,庚金七杀透干,甲木以杀为用,但见地支会子会辰,申子辰三合水局,申金七杀化为印绶,而甲木却身旺,忌见印绶,此则因三合而使用神不纯。或若甲木以庚金为用神,但又见辛金透干,为官混杀,此因透而杂,但又见丙火透出,与辛作合,去官留杀,此则因六合而用神纯。又如甲木生于酉月,又透辛金,此则以辛金官星为用,而见日支午火,与酉金紧贴,午火克破酉金,但又见时支子水,子来冲午,使午火不能伤酉金,此为因冲而用神纯,但若以午火为用,逢子冲,则反以冲而杂了。所以用神的纯杂,用神怎么样?关键是看四柱干支的配合,是否合于日主的需要。其例不胜备举,多看八字。

  在生辰八字算命中,判断格局高低的过程中,分辫用神的纯杂,是难,也显示推命者学命者的功底。纯与杂,是两个对立统一的概念,相讨立而存在,相统一而变化,可以由纯而变化为杂,也可以由杂而变化为纯,用神的纯、、杂,决定着格局的高低好坏,而用神纯杂的界定,包括有两种含义,其一是原局干支结构用神自然纯者,或是原局干支自然结构不纯,因有救应而纯者,皆称为用神之纯。其二是原局干支结构自然不纯而杂者,或是原局干支结构为纯,,币被忌神冲克破伤者,皆谓之杂。四柱八字,在错综复杂的用神变化中,学者要察其深浅,决其较量,是一件很要命学根底和修养的问题。

  八字格局高低所重者,用神纯而要有护卫,不使其受到破坏;用神杂,要有救应,使用神由杂而变纯。用神纯者,一生平坦无险,富贵通达;用神杂者,一生坎坷不安,非贫即天。《子平真诠》为成败救应,《滴天髓》为澄浊求清,说法虽异,但道理却是一致的,纯而有力者,则精神贯足,格局佳美,富贵显达之造;杂而无气者,则,精神枯搞,格局低下,贫贱夭寿之局。纯者忌破坏,转而为杂,如正官格,身弱喜印忌财,四柱有印而无财,纯而可知,自然富贵。但若见财,也不可便以杂论,还要看四柱干支配置,如见财与官紧贴,官与印紧贴,日与印紧贴,则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印的源头更长,反作佳造。但如果财印紧贴,财星破印,则以杂论,非贫即夭之命。用神杂者,喜救应,如日主乘旺,以官星为用,但又见伤官,伤官与官星不和,则为用神杂,而又见财星透出,官与财紧贴,财与伤紧贴,成伤官生财,财又生官,因为有救应而为名利两全之命。

  八字格局高低中凡用神纯者,在四柱五行的生克制化中,气势纯一,阴阳五行之气和谐有情,有利于充分的发挥其作用,力量易于发挥,为上等格局;凡用神杂而不纯者,则其阴阳五行之气互相时制,或上下不和,或左右无情,不能充分发挥,能力下降,力量分散不显,则为下等格局。所以《滴天髓》说:“一清到底显精神,管取平生富贵真,澄浊求清清得净,时来寒谷亦回春”,在判断命局格局高低的过程中,要根据八字喜用神纯杂程度的不同,分辫出命运的好坏优劣,吉凶寿夭。

  印绶会劫为印格。如原文所说,丙火生于寅月,而会午戌而化印为劫,但又透甲、透壬,则仍为印绶格而不变化者。如命例:戊午、甲寅、丙戌,壬辰,因为寅中甲木,为当旺之气,虽然寅午戌三合火局,甲木仍为根旺,壬水生甲制丙,所以甲木仍以印绶格论。又甲木生丙而不制戊土,为食神制杀,因以月令取用,透壬则印有杀生,劫被杀制,而印格亦不变。

  财格化杀为正财格。如原文所说,丙火生于七月,申金月建,为丙火之财。若逢壬透,申为壬水长生,则财能生杀,如果再见戊土透出,戊土为丙火食神,食神制杀,申金用神不变,仍为正财格。如一命例:壬辰、戊申、丙戌、甲午,月建申金为财,年干壬水透出,透壬则水通源而化杀,壬水七杀,有戊土食神为制,仍取申财星为用神,所以此为变不变者之例。

  伤官格变伤官生财格。如癸水生于寅月,月令伤官,四柱天干透出甲木,伤官秉令,如果癸水有劫印禄刃生扶,则可用取月令伤官为用,为伤官格。如果四柱又见丙火透干,伤官则可生财,为伤官生财格。

  如一命例:甲午、丙寅、癸亥、庚申,癸水生于正月,月建寅木,四柱天干甲丙并透,寅为甲木禄地,丙火长生,甲丙有气,为伤官生财。而癸水坐亥,又逢庚金印绶,得地、得势,身旺足以任财,格局因变而更为完忠孝八字纹身好,此为变而不失本格者。但忌见伤官透出,如果伤官克破官星,则为破格,但若财星能沟通伤官与官星之情,成伤官生财格亦为美造。

  前面讨论了八字格局变之善与变之不善,这里讨论月令用神变化之后,不改变其善与不善本质的格局,怎样看八字格局一般会成为兼格,如月令见财,变成财生官格;或月令见官,变成官生印格;不改变原来格局好与不好的性质。如原文所列举的财格化财生官格,伤官格化伤官生财格,印格化弃印就财官格,杀格化杀印相生格,食神格化食神制杀格等,都属于由原来单一用神成格,而通过变化,变成兼格,所以就称之为变而不失本格者。其实都在变化,只是变化后的格局,没有失去原来吉凶的性质而已。

  八字格局中的财格变财生官格。原文所说,辛金生于寅月,寅中甲木秉令,为辛金正财。但以月令财星为用的前提,必须是身旺,方能任以财。,但如果身弱而遇月令之财,则以身弱财旺论,不能成格。如果辛金日主乘旺,生于寅月,则财格之成。如果四柱再见甲木、丙火透干,则财转而生官,如甲辰、丙寅、辛酉、己丑,丙火为辛金正官,甲木为辛金正财,财可生官,而辛金自坐禄地,干支同气,又有时上印绶生扶,生旺可任财官,则成为财旺生官之局。

  怎样看八字格局变而不变之格。或如原文所示,有一命例:壬寅、戊申、乙卯、庚辰,乙木生于申月,月令申中庚金,为乙木正官,透壬本为乙木之印绶,本可舍官而用印,但见戊土亦透于干,财印并透,则财生官而破印,格须弃印就财官。但若见伤官,虽然戊土财星和庚金官星通根得气,但也不能见戊土官星,官星见伤官则破。兼格者,是指喜用之神兼而用之,非两格并用。

  在生辰八字算命中,测算八字喜用神是至关重要的,但在格局取用时,有些用神会有变化,那么何谓变之不善呢?因变化而喜化为忌,变化为坏呢。原局月令本为格局之喜,却由于地支所藏天干的藏透,或由于刑冲会合,使月令地支所藏,变化为格局的忌神,此即所谓变之不善者。变之不善者,也必须根据格局的四柱干支配合来判断,不能简单地见丙生寅月,化印为劫就为不善忠孝八字纹身,或丙生申月,化财为杀就为不善,而是要依据格局的需要,来作出判断,所以在判断中,要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看月令地支藏透,是喜、是忌,如果原来为喜,通过变化后,变喜为忌者,则为变之不善。

  八字测算喜用神时,如丙火生于寅月,必然身旺,则可以用财官,如果用财,甲木不透干,而地支见午,寅午合而化火,则化印为劫,成比劫争财之局,或成比劫剥官之局,皆为化之不善。如一命例:丙午、庚寅、丙申、戊戌,月令建寅,甲木秉令,为日元丙火印绶、长生,气势乘旺,足以任财。如果先不考虑年柱之午和丙,则庚金为丙火之财,时上戊土食神,为食神生财格。但见年支午火,寅午合而化火,丙火年干透出,则印化为比劫,成比劫争财,则为破格,此化之不善。

  八字测算中或丙火生于申月,申为丙火之偏财,但若要用财,必须身旺,所以身旺为用月令财星的先决条件。如果四柱不透庚,而透出壬水,或地支见子见辰,申子辰会成水局,三合水局,则财化为杀,杀无食伤以制,则为破格,此因变化而变喜为忌,变之不善。

  至于八字用神变化,有变好为善者,亦有变坏为恶者,八字命理研究者应该特别注意用神如何被变,也有些命理爱好者把它称之为捉用神,用神之“变之而善,其格愈美”,包含两个方面的涵义,其一是原来就为善,变化之后,愈变愈善;其二是原来不善,通过变化之后,不善而变善,然而善与不善,必须要有个前提,就是要符合格局的需要,并不是月令正财,透官而以财生官就为变之善;也不是七杀秉令,透印而成杀印相生即为之善,重要的判断依据是格局的需要。比如原文所举例说,如辛生寅月,逢丙而化财为官,它的先决条件必须是身旺,方能任财官;八字捉用神,其次是用神原无辅助之神,如以财为用,这样透丙,财来生官,财官相辅,才可以认为是变之善者。试想如果身弱,月令之财本已不可胜任,何堪再见官星?如一命例,甲辰、丙寅、辛酉、己丑,月令寅为辛金之财,辛金自坐禄地,酉丑合,时干己土生,日主足以任财.月干丙火官星透出,有财之生,为财格变成财生官格,此变之善者。

忠孝八字纹身  八字捉用神中,至于癸生寅月,会午会戌,月令伤官,泄气太重,如果再会午,会戌,则合为火局,伤官转而生财,固然是美事,但一要身旺,才能任财,另外凡月令伤官者,必须要佩印,还要印绶不克伤官,或者伤化财后,虽然印绶不能克伤官,但财星也不能伤印绶,方能成为好得组合。如甲午、丙寅、癸亥,庚申,日主癸水得地逢生,身旺可以用伤官,伤官为善用。然伤官无财虽巧必贫,而今丙火透出,地支寅午会,是伤官格转而变化为财格,是变之善者。以上就是八字用神变化的几种情况。

  八字取用中,乙生寅月,透戊为财,会午会戌,则为月劫化为食伤,亦为变化之善者。如一命例:甲午、丙寅、乙卯、戊寅,乙木生于寅月,为日主之月劫,按《子平真诠》的取用原则,以月劫取为用神,但年支见午,寅午会而化火,月干透出丙火,此则月劫化为伤官,又见日支卯木,时支寅木,日主乙木坐禄临劫,气势乘旺,可任伤官之盗泄,而时干戊土透出,为乙木之财,为伤官生财格,月劫格又变为伤官生财格,因会合而变化,不作比劫争财论,此亦为变之善者。八字喜用神或如原文所谓壬生戌月,逢辛而为印之格,亦要视格局中干支的配合,凡月令见七杀者,就一般情况而言,日主值死绝休囚之地,多为身弱,所以凡见月令以七杀为用,日元一定要有生助,方能用杀。见化杀为印,变克为生,则为变之善者。如一命例:辛酉、戊戌、壬子、丁未,月令建戌,干头戊土,月杀为用,壬水日主,虽坐下阳刃,但月建临死绝之地,日支子水被戌未紧克,难任旺杀。要任旺杀,必要身旺,喜见年柱辛酉,泄戊土秀气,戊土贪生忘克,化杀为印,此戊土由忌化喜,变之善者。所以在分析善与不善时,首先要看格局配合,看用神变化之后,是否能满足要求,凡能满足格局需要者,皆为变之善。

  四柱八字用神变化的个原因,就是藏透的不同,引起用神的变化。由于地支所藏,除子午卯酉之外,皆藏有三干,所以以月令地支藏干取用,就有分别藏透的不同,取用亦有所别。如徐乐吾所举例,己土生于申月,申中本气庚金,如果四柱天干透出庚金,则以庚金伤官为忠孝八字纹身用神。但如若天干不透庚金而透壬水,庚藏透壬,申乃壬水长生之地,亦为旺相,即可取壬水为用,伤官则化为财,用神则变化。

  八字用神变化的第二个原因,是会合而引起变化。又如丁火生于亥月,亥中本气壬水,为丁火之官星,如壬水透干,则以官星为用。但若壬水不透而透甲,亥为甲木长生,此官化为印,则以甲木印绶为用,此亥水用神变化之一;如若壬甲都不透,而地支见卯未全,则亥卯未三合木局,亦为丁火之印绶,此亥水用神变化之二;或如地支见亥而又见子丑,则亥子丑三会水局,为丁火之七杀,此亥水用神变化之三。用神之变化,皆取有力者为用,此为取用的总则。

  八字用神之变化,不管是因藏透而变化,还是因会合而变化,都可以因变而愈变愈美,也可以因变而反喜为忌,全在于格局干支之配合。地支所藏,用神重在藏透,透则有力,旺则可用;藏则以静,静则待用。《三命通会》说:“吉凶神杀不可拘,轻重较量,要在变通”,神杀是这样,月令地支也是这样,没有的吉,也没有的凶,对于用神而言,没有的成,也没有的败,全在于根据格局之需要,轻重较量,变通活用。

  地支藏干对格局的影响有哪些呢?徐乐吾在注中已经解释的十分详细,关于以月令取用,《子平真诠》遵照《三命通会》的取用原则,地支藏干取八字格局时,先以本气取用,而以干透支藏。如甲日生酉月,乙生申,丙生子,丁生亥,戊生卯,己生寅,庚生午,辛生巳,壬生未丑,癸生辰戌月,皆为正气官星。以天干透出者,如甲见辛酉,乙见庚申之例,谓地支藏干透,其它天干不宜再见。又要日主健旺,得财印两扶,柱中不见伤杀,行运引至官乡,则为大富大贵之命。但如果本气不透,其它所藏其它天干透出,虽非本气,而有力者,亦可取之为用。如甲木生丑月,天干透出辛金,五为辛金之墓库;乙木生巳月,天干透出庚金,巳为庚金之长生;戊土生辰月,天干透出乙木,辰为乙木余气;亦为干透支藏,官星得地通根,皆可以正官格论,如再得岁运生扶,亦可为大富大贵之命。而其喜忌,等同于地支本气通根透干者,亦忌它干再透,或刑冲破害。此忠孝八字纹身以官星为例,其它诸如财印食伤等格,皆同此推,此所谓用神之变者。

  原文比喻地支藏干说:“即以寅论,甲为本主,如郡之有府;丙其长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长生,如郡之有通判。”这里知府、同知、通判,都是古代的官名。知府,即“太守”,又称“知州”,是州郡行政长官。同知一职,明代定为知府的佐官,而通判一职,亦是州郡官的副职,在权力上则次于同知。透过这则形象的比喻,就可概括地支藏干的关系,和在取用中的奥妙所在。用现代生活来形容,支中所藏,就好像一个单位的领导集体,把手不在,第二把手就可主事,倘若第二把手也不在,第三把手即可主事。所以在月令地支取用中,如若地支本气不能为日主所用,其它藏干只要通根透干,得力而有气,就可以成为用神。如甲木生于三月,辰的本气戊土,如果不能为甲木所用,而辰中余气乙木,库中癸水,如果能为日主所用,只要有一个透干有力,即可成为甲木之用神。

  那么一个地支中,地支藏干如何区别其、第二、第三呢?这就要看地支中的藏干,在月令用事的时间长短了,长这居长,短者居次。如辰,本气为戊土,十八日用事,则为长;乙木九日用事,则为次;癸水三日用事,则为第三。至于子、卯、酉,为专气,以其本气为用事之神,而午火藏有两干,则自然是午中丁火为长,己土为次。又如寅木,寅中甲木为本气,用事十六日,居长;而丙火、戊土,分别用神七日,但寅中甲木能生丙火,为当生之气,则居是其次;而戊土虽然用事亦为七日,但有寅中甲木克伐,虽有丙火相生,但为寄生,只有居其三了。其它地支藏干,依此类推。

  八字预测重在寻求用神,用神全在成败救应,用神忌损犯,兼怕分窃,不宜太过与不及。其如太过,本已为忌、然而又逢岁运来生扶,非倾即覆,如木则折,水则倾,土则崩,火则一发而灭,金则折损。如若不及,亦为所忌,岁运又来克窃,坏尽此物,非祸即患。如若无太过,又无不及,能为日主所用,但又逢冲克盗泄,此成中之败,亦为所忌。用神喜忌,至玄至妙,务要得中和为贵。若求中和,非得救应不可。

  用神成败救应,各类例取,原无定法。所谓败者,在于忌神;所谓救应,全在去忌。生克、盗泄,刑冲、会合,皆为救应之法,在于根忠孝八字纹身据四柱干支配合,取而用之。古人云:不知规矩,无以成方圆,凡学命者,必须要掌握成败救应的基本规律,首先审清四柱干支何者为喜,何者为忌。喜者,扶之生之,忌者,去之抑之。其次要掌握生克制化的基本原则,何者宜制,何者宜化,何者宜冲,何者宜泄。第三,要懂得在原局不能去忌扶喜,则要在大运、流年中寻的。只有在对一些基本规,非常熟练律掌握的基础上,才能融会贯通,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用神以月令取,而月令所藏不一,其中子卯酉,藏专一之气,地支午,亦同子卯酉,虽称为专气,但藏二气。而其余八个地支,皆藏三种天干,所以以月令所藏取用,必有所取舍,这里月令所藏在取用时的选择,则为用神之变。然而所用所舍,在取用时必须根据格局的需要,作出判断。

  何为建禄格的成格与败格呢?建禄格之救应。月建逢禄,谓之建禄。由于阳干有刃,而阴干无刃,所以阳干逢帝旺称为阳刃,阴干逢帝旺称为月劫。此处所谓月劫,是指阴干月建逢帝旺者。其实以建禄、月劫为用神者,与阳刃同论,只是在旺的程度上有所区别。四柱以建禄、月劫为用者,日主必然乘旺,喜官星,此为建禄用官,或月劫用官,皆为格之成。但如果建禄月劫格,用官而又见伤官透者,则为建禄格破格。

  救应之法,要伤官被合而去之,如甲木以辛金为官,又见丁火伤官,则要用壬合丁,丁火被壬合而去,格之成。或建禄月劫为用,则身旺亦可用财,为建禄格之成。但用财而又透杀,则谓格之败,如乙木逢月建为卯,为建禄格;月建逢寅,为月劫格。如见戊土透干,则为用财,此为格之成,但四柱又见辛金透出,则为用财而带杀,格又破。救应之法,在于去杀。如有丙火合去辛金七杀,使七杀不伤日主,财不党煞而格全,皆为败中之救应。

  格局千千万万,救应之法,亦千变万化,没有一个固定的程式,上面只是用一些比较规范的建禄格,和一些比较典型的救应,来讨论格局在败中救应,寻找其核心的内在原因,通过这些典型案例的分析,掌握其基本的规律,通过长期的实践,以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

  何为阳刃格的成败与败格呢?阳刃格之救应。月建值阳刃为用,必然身旺,喜有官杀为制。用官者,为官星制刃;用杀者,为阳刃敌杀;皆为阳忠孝八字纹身刃格成格。但用官和用杀是有区别的,用官制刃,则怕食神、伤官制官,逢制则为破格;而用杀者。

  如见身杀两停者,则喜食神以制杀,或用伤官以驾杀,则不为破格。如果身强杀浅,杀以官论,假杀为权,则怕食神、伤官制杀,如见食伤,亦与官星同论,以破格看。然而原文和徐乐吾注中,均未加以说明。用官制刃,或杀以官论者,如见食神、伤官,则要救应,救应之法,就是用重印以去食伤,则阳刃格成。以上就是阳刃格的成与败的几种情况。

  何为伤官格的格局为成,何为败呢?伤官格之救应。月令伤官,能泄日元秀气,但需身旺,天干再见透财,则为伤官生财格,为格之成。但四柱如果见七杀透干,或财被合去,或财去生杀,所谓伤官生财透煞者,皆为伤官格破格。

  如甲木生于午月,用午中丁火伤官为用,天干己土透出,为日主甲木之财,成伤官生财格。而如若再见庚金七杀透干,则财星转生七杀,伤官生财,贪生忘克,失去驾杀之用,七杀有生而无制,则伤官生财格破。救应之法,在于去杀,如果有乙木透出,与庚作合,则杀可去,伤官格则可成。此所谓“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以救应。以上就是伤官格的成格与败格的几种情况。

  在七杀格的格局成与败中,七杀格之救应。月令七杀为用,而身杀两停者,七杀喜有食神来制,此则为食伤制杀格,为七杀格之成。但如果四柱见有印绶,尤其是偏印,印绶能克制食神,食神则失去制杀的作用。救应者,亦是两种办法,一是干脆弃食就印,以印化杀,但这种救应之法,只实用于身弱杀重的命局。

  如果是身杀两停,则不适宜,则要另寻救应之法。如果是身杀两停,则要用财去印以护食,如乙木生酉月,而透丁火,杀以制为用,食神制杀,则七杀格之成。但见壬癸之水,去丁火食神,则为破格。所以要见戊己之土,去印以存食,不坏制杀之局,而格局亦成。而对于身强杀浅之局,亦可用财之滋杀,食神生财,财能生杀,亦为救应得法。以上就是七杀格的成与败。

  常常听算命大师在批八字后说,某人的格局高,那么格局是什么意思呢?古书中有记载:除了用神以外,八字中重要的、注意的就是八字的格局了。八字格局有八字格局高低之分,所谓格局,指的是整个八字中阴阳五行力量的对比。如何让看八字格局呢?八字格局的确定是以日主为中,看日主与其他各天干地支的关系而定。如果“克我”的力量较为强大,称为“官杀格”;“我克”的力量较大,称为“财格”;“生我”的力量较大,称为“印格”;“我生”的力量较大,称为“食伤格”等等。确立格局是确定用神的前提。如列不出格局,通常用神也无从寻找。

  那么八字格局有什么用呢?在八字命理算命师中流行着这样的一句话“八字格局决定人的命运”,八字格局的高低可决定人的命运,这话也是有根据的,如《千里命稿》说:“凡人秉命,必有一格。八字之有格局,如人之有姓名。上自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无人无之也。”《命理探原》说:“八字既有用神,必有格局。有格局必有高低。财官印食,杀伤劫刃,何格无贵?何格无贱?由极贵而至极贱,万有不齐,其变千状,岂可言传?”

  以上是八字格局的意义,要想彻底了解一个人的命运,光看一个人的八字格局还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根据八字组合以及八字中喜用神的作用,八字格局是人生命运决定性的因素但不是因素。

  八字算命中,八字喜用神对八字算命很重要,可直接判断出人的命运。算命专家以子平术的日干来算命人生,以日干从月令旺,以旺或衰,或以从强从弱等格局来判断,如有这些,同样一个命局就因为各大师的分析而各有所不同,有的认为是这个格局,有的认为是那个格局,以某人判断选择格局去定命局,那么同样命局就有可能被各位命师说出多种思维判断模式,这样会产生一个同样的命局,由于各位大师的认识思想判断而得出格局不一样,确定用神不一,得出命运结果会有不同的变化。

  用神直接关系到命主的命运吉凶,所以,为人推断命运,必须首先找出命局的用神。有人说:用神选得准,可以制凶助吉,防灾免灾,富贵荣身。此话欠妥。因为用神是命局本身固有的,而不是人为地赋予的。你选也好,不选也好,用神都客观地存在于命局中。不可能说某人一辈子从未去算过命,没有人给他选出用神,他的命局中就没有用神;也不可能说,算命师给人把用神选错了,此人的用神在命局中就变了,命运就彻底变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穷人找算命大师找准用神不就变成大富大贵了吗?但能否给人准确地推断命运吉凶,用神选取的正确与否,倒确实是关键因素之一。用神找不准,命运的吉凶趋向就测不准。人的命运按命理规律通过后天的人为的调整确实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予以改变的,但如果给人批命,找错用神,判错吉凶,就会按照错误的方法给人进行人为调整,反而将未来的好运降低层次甚至调坏。比如按正确的推论,某人某年用神为火宜到南方从事与火有关的行业,而你认为该年其用神为水,叫他到北方从事与水有关的行业,不倒霉才是怪事。因此,研习命理预测必须彻底突破选准用神这个大关。可见用神对一个人的命运好坏有直接的影响。

  用神者,八字中所用之神也。神者,财、官、食、印、偏财、偏官、偏印、伤官、劫、刃是也。八字中察其旺弱喜忌,或扶或抑,即以扶抑之神为用神。故用神者,八字之枢纽也。所取用神无真,命无准理。故评命以用神为要义。

  古代八字命理学者将“用神”比喻为“药”,取用必先识病。《神峰通考》曰:“何以为之病?原八字中所害之神也。”“所害之神”就是破坏命局平衡或流通的某行。以四柱木太过为例:日干为土,土弱逢木,必遭倾陷,此为官杀制身太过为病;日干为金,木坚金缺,此为财星耗身太过为病;日干为水,木多水缩,此为食伤泄身太过为病;日干为木,木众无制,亢旺生灾,此为比劫助身太过为病;日干为火,木多火窒,印重身轻,假生为克,此为印绶生身太过为病。木就为上述四柱的所害之神,为病。一般把病归结为四柱中某行太过或不及,如:身强不外乎印或比劫太过所致,身弱不外乎官杀、食伤、财星太过所致。身强或身弱是病的表现形式,而不是病因,二者不要混为一谈。

  用神的作用就是抑强扶弱,化敌为友,平衡命局(特殊格局除外),使命局五行流通,因此八字算命中凡是不利于命局平衡或流通的五行皆为忌神;反之用神或喜神。

  八字用神中的“用神”分为很多种,如:用神为火、用神为金、印为用神、十神为用神、八字五行为喜用神等很多种,并且分别带有不同的意思,比如:甲木为官的用神,乙木为财用神,金为灾难用神,金又分庚金和辛金,用神在八字命理五行中,金木水火土都是代表妻和子的意思,火为层次用神,癸水为环境用神,它们分别带有不同的含义,可见八字命理中谁为用神,人生也会因此而变化。

  正印格之救应。以正印为用者,用在生扶日元,如月令正印,同时透出天干,此正印格之成,但若同时见财星亦透,财则能伤印,如果四柱干支配合不当,财不仅不能为日主所用,反伤克正印,正印被伤,又为正印格成中之败,必要有救应之五行。救应之法,其一是制。其二是合。财星怕劫财,凡见劫财坏印者,如果四柱有劫财透出,财星则不能伤印,则劫制财而护印,此因救应而成格。

  或用合神合去劫财,亦可成格。如徐乐吾注中所说,乙木日主,月令见亥,干透壬水,此印格之成。但如果四柱又见戊土财星,戊土能克破壬水,则必要有救应之物。或见甲木劫财透出,甲木可制戊土,则印格反败为成。或者有癸水透干,戊土则与癸水贪合,不能伤壬水,合财以存印,此亦因救应而成格。食神格之救应。月令食神格为用,则要身强,因食神能盗泄日元之元神。然而食神在一个命局中,主要的作用有两个,一是用以生财,二是用以制杀,能成格者,皆可为大格。但食神格怕见偏印,偏印格能克制食神,命理学上称之为枭神夺食。如四柱以食神制杀为用,但又见枭神,则为破格,救应之法有二,或就杀弃食,以印化杀,亦可成格。或用财星以制枭,用食神生财,财星制偏印,为生财以护食,亦可成正印格。

  正印格如徐乐吾注文中所举例,如甲木生四月,以丙火食神为用,而天干又透出壬水,壬水为甲木枭印,可以制丙,为食被枭夺而破格。如见庚金救应,庚虽为甲木七杀,但有壬水化杀生身,弃食就煞以成格。或用戊土救应,制壬水偏印,食神生财破枭,制壬以护食,为食格之成。以上就是正印格的格局成格与败格。

  八字命理中,正财格之救应。月建正财星当令,在一般情况下,当为身弱,如果格局成身弱财旺,有比劫分财,此财为用神,为正财格之成。然而这里讨论的是,身旺以月令之财为用神,而又见比劫,则为比劫争财,为正财格之破。财星忌比劫,所以凡遇比劫争财而破局者,要先以去劫财为要。救应之法有两种,一是化泄,二是克制。

  如徐乐吾注中所说,以甲木日元,生于辰戌丑未之月,财星月建,为用神,而日主地支有根,足以任财。而见乙木透干,则乙木能争甲木之财,为破格。此时四柱如有丙丁透干,丙丁乃甲木的食神、伤官,能泄甲乙木之秀气,转而生财,正财格局则有救应,正财格之成。或不见丙丁而见辛金,辛金为乙木七杀,克去乙木,使乙木不能与甲木争财,亦为正财格之成。

  正财格破局的第二种情形则是,以财为用,但见又有七杀透干,则财来生杀,财格破。如丙火日主,生于酉月,月令正财,但四柱天干又透壬水,为丙火七杀,酉生壬水七杀,七杀旺而无制,财格之破‘,救应之法,或是合杀,如见丁火透出,与壬作合,丁火不与丙火争财,壬水七杀亦被合去,合杀存财;或是制杀,如果四柱见戊土透出,戊土制壬生酉,此破杀生财,此皆正财格中败中因救应而成局。

  上文论述八字格局用神成中有败,此则阐述败中有成。败中有成者,必有救应。“救应”一词,用的极妙,救应者,救援接应之意。格局有败,败者,必有所忌,能将所忌者去掉,转败者为成,即为救应。救应之法,因格局不同而各有所异,但也并不是无规律可循,现按月令用神为序,将不同格局的救应之法。

  怎样看八字格局取用时,整理如下:官星格之救应。以官星为用者,主要有三种情况,会引起破格,其一,官星遇伤,日主乘旺,月建又得官星,四柱官星透出,为格之成,但又见伤官出干,伤其官星,则为破格,其救应之法有二,用印绶制其伤官,如甲木生于酉月,干透辛金,官星干透支藏,但有丁火伤官伤其辛金,格局之败,如果有癸水印绶出干,癸水制丁生甲,使丁火不能伤其官,格局得以成。或者用壬水偏印,壬水与丁相合,丁火则贪合忘克,丁火不伤辛金之官,此救应者壬水、癸水。一因制而成,一因合而成。

  或如伤官见官,四柱又见财星,如果干支配合适当,使伤官不克官星而生财,官星与伤官之间有财星通关,官格亦成,此就应者财星、其二,七杀混官,月令见官星以为用,但四柱又见七杀透出,此为以杀混官,救应之法,势必去一留一。怎样看八字格局要以去浊留清。而去留之法,又以克而去之,或合而去之。甲以辛为官,庚为杀,如四柱官重杀轻,得丙火食神一位,克去庚金,与辛相合,此谓去杀留官,有情而贵。或辛金以丙火为官,但又透丁,则官混杀,又见透壬,壬水合去丁火,而官星则清。其三,刑冲破官。如戊土生于卯月,天干又透乙卯,戊土旺盛,则以乙木官星为用,但日支,或年支见酉,卯酉相冲,则官星则破。但如果地支见辰,与酉相邻,辰与酉合,因合而解卯酉之冲;或地支见午火,午火紧克酉金,此因克而解卯酉之冲,亦为有救应而使八字格局成。以上就是怎样看八字格局用神的成败。

  建禄格,见劫用官而遇伤,用财而带煞者,如甲木生寅,为建禄,用辛金官星,而遇一丁火;用己土财星,而透庚金;皆为破格。若遇丁火而透壬,丁壬合,不伤辛金,而官可用;见庚金而透乙,乙庚合,财不党煞而格全。皆为败中之救应也。

  建禄格也叫阳刃格,以官杀制刃为用,带伤官食神制官杀而格破,若得重印以去食伤,则阳刃格成矣。

  卜述败中救应之法。乃显而易见者,救应之例不一,兹略举数造,以见一斑。

  建禄格中,印逢财而劫解者,如乙木生酉月,月令正印,逢戊己土财,则财破印而格坏。如透甲乙木,则劫制财而护印;透癸甲,则合财以存印。

  食神逢泉,身弱杀重用印,如甲木见丙,而又透壬,为食被泉夺而破格。若透煞,则可弃食就煞以成格;或不透煞而透戊土之财,则戊亦可制千以护丙食,为食格成也。乙木生酉月,而透丁火,食神制煞也。煞以制为用,见壬癸去丁火食神,则破格矣。更见戊己之土,去印以存食,不坏制煞之局,而格成也。

  伤官生财透煞者,如甲木生午月而透己上,为伤官生财格,透庚金七煞而格破,如柱透乙木,则乙庚合而伤官生财,格成矣。

  七杀格中带忌者,财星伤印。或月令阳刃,必然身旺,则需要官杀以制之,或杀刃成格,或官成局,皆谓之成格。但见透杀制刃,而七杀却被合去,七杀不能制刃,此为七杀格之败。

  如命例:甲寅、己未、戊子、丁巳,日元戊土,以月令未中己土为刃,戊土强旺,喜甲木七杀为制,但见月干己土合甲,此七杀格成中之败,忌者己土合甲。或若月令逢刃,有官制,亦为格之成,但官星被合而去之,官格又为之败,如丙申、辛卯、甲寅,癸酉,日主甲木,得月令卯木阳刃,月干辛金官星透干,有申酉为根,用辛金官星为格,此格之成,但年干又见丙火透出,与辛相合,官星贪合忘贵,格之败也,所带忌者,官星被合。至于建禄月劫,与阳刃同论,用官则喜财生,用杀则喜食制,皆格之所成,但用官,而官星被伤,用杀,而七杀无制,或反见财星党杀,此皆犯格之大忌,为成中之败。

  格局成与败,千变万化,只能说其大概,但有一个总的原则,凡为用者皆不能破,正如《渊海子平》在“论八字撮要法”中所说的:用之为官不可伤,用之为财不可劫;用之为印不可破,用之食神不可袅;用之为禄不可冲,用之七杀要制伏;此是子平万法宗。以上就是七杀格用神成败的几种情况。

  伤官格用神成败的几种情况,比如月令伤官,日主身旺,则需伤官泄其秀气,四柱又见财星透出,伤官则能生财,此为伤官生财格,伤官格之成。如一命例:癸亥、辛酉、戊戌、丁巳,月建辛酉伤官,生年上癸亥之财,时柱丁火生戊土,而不克辛金,为格之成。但如果财星被合,则食神之气不能流通,又为成中之败。

  如一命例:乙卯、庚辰、丁巳、戊申,月令辰中戊土,为丁火伤官,时干戊土透出,能生月干庚金之财,此为伤官生财格,为伤官格用神成。但年干透出乙木,与月干庚金作合,合去庚金财星,使财星不能为日主所用,伤官秀气不能流行,为伤官格局之败,格中带忌者,乙木。或如月令伤官泄身,必要身旺,但如果身弱,则必须佩印,为伤官佩印格,为伤官格之成。但如果四柱见财星透出,四柱干支又配合不好,财星伤印,又为成中有败。

  伤官格中带忌者,印克食伤,或月令阳刃,必然身旺,则需要官杀以制之,或杀刃成格,或官成局,皆谓之成格。但见透杀制刃,而七杀却被合去,七杀不能制刃,此为伤官格之败。

  用神的意思是八字“所用之神”,它指的是八字阴阳五行中能够纠偏、平衡、调和的一种力量。但用神概念也有一个发展过程,它并不是一开始就具有这个含义。八字用神中的“用神”,是八字易象中一个关键性的概念。古代一直就很重视用神,甚至于有人说:“看命,看用神而已。”又说:“用神不可损伤。”

  用神出虎啸生风。元命用神,方为我用。我其乘之,则勃然兴。用神这个概念,早见于《渊海子平》,其中数次提到“用神”。如“其甲子日主之秀气,有坏其用神,则要别制之,不要益之”(《论日为主及月令》)。但其中“用神”之含义,尚无纠偏平衡、调和阴阳五行这种意义。它指的是财官印等“吉神”。如“若所年月日有吉神,则时归生旺之处,若凶神则要归时制伏之乡。时上吉凶神,则年月日吉者生之,凶者制之。假令月令有用神,得父母力;年有用神,得祖宗力;时有用神,得子孙力。反此则不得力”。很明显,这里的“用神”即等同于“吉神”,而与“凶神”相对。这里的“吉神”就是指的财官印食。“四柱中身主专旺,而其所用吉神,或为财,或为官,或为印缓,或为食神。”

  有关八字用神的讨探,无用神时如何决定,就是如果在月令中,既非建禄月劫,而是财官食印之类,或为其它干支所破,或为日主所忌,其它干支扶抑克泄,皆不能为日主所用者,则何取用?凡遇此者,则以月建无用神论,要在别的干支,根据四柱干支配合,取得力的干支,取为用神,另求喜神,与用神配合,使格局达到状态。国内有一位大师给他的弟子们讲,说是用神不一定为日主所喜,而喜神则一定为日主所喜。这种观点,显然是对用神的概念还没有弄清楚。

  八字用神者,有用之神也,凡用神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必须是能为我所用;二是在格局中必须能起到关键的枢纽作用;二者缺一不可,如果仅仅能为我所用,但起不到枢纽作用者,只能称为假用神。既然不能为日主所喜,就不能称之为用神。按照《子平真诠》的学术观点,即称之为八字用神之败,用神反为忌神。用神所以能成为用神,是和喜神共同作用的结果。为日主所喜者,用神、喜神;不能为日主所喜者,闲神、忌神、仇神;这种概念性的东西,必须予以澄清。

  八字用神全在于配合,单纯一个用神,在命局中,多数难以成为一个好的格局,我国中医学的药剂配方有君臣佐使,而八字用神的配合亦有君臣佐使,以日主为君,用神为臣,喜神为佐,闲神在特殊的四柱结构中能为日主所用者,为使,只有君臣佐使配合良好的格局,才能成为一个上好的格局。

  此段专门论述以建禄月劫取用的问题,月令地支逢劫,又称为阳刃。何谓建禄呢?以天干在地支中见本气者为禄,如甲见寅,乙见卯,丙见已,丁见午之类。又以在月建见禄者为建禄。《三命通会》解释说:“建禄者,乃甲日寅月,乙日卯月,五行临官之位是也。”称为建禄格。

  何谓阳刃呢?《三命通会》解释说:“阳者,阴阳之阳,刃者,刀刃之刃,即禄前一位,言旺越其分,故险。”如甲见卯,丙见午之类,因卯中本气为乙木,午中本气为丁火,所以阳刃又成为劫财。在现代命理学中,以地支见者为阳刃,以天干见者为劫财。比如甲木见卯,卯中有乙卯,乙为甲之弟,能劫甲兄之财,能冲去酉中甲木官星辛金,还可以合庚。庚为甲木的七杀,乙木劫财冲官、合杀,所以为至凶之物。但阳刃者,仅甲丙戊庚壬五阳干有刃,而乙丁己辛癸五阴干无刃。阳刃有三:有劫财刃,如甲木见乙,不利财官格;有护禄刃,甲木见地支卯,大利归禄格;有背禄刃,乙木见丙,大利去官留杀局。此称为阳刃格。

  用神专求月令,那么为什么又会“月令无用神”呢?原文解释说,因刃与禄皆有本身,本身不能取之为用,所以必须再看四柱有无财官、食伤、七杀,如能干头支藏,气势有力者,则可取之为用神。但是原文又说,虽然以别干取之为格,而取用的主要参考依据,仍然是看月令,是不是用神的用神,所以就以月令为日主临官者,称之为建禄格;月令为日主阳刃者,称之为阳刃格。

  因为月令见阳刃、建禄,日主在一般情况下,必然乘旺,所以喜克泄为用,或取官杀制之,或取食伤以泄之。如:《神峰通考》所列何冰命造:庚午、辛已、丙申、壬辰,丙火得建禄,必然身旺,取壬水七杀为制。又如一命例:甲子、乙亥、壬寅、丙午,日元壬水生于亥月,日主得建禄,年支又见子水阳刃,日主必旺,用甲乙木食伤泄其等英,食伤以生财。又如丁已、己酉、庚寅、丙戌,日主庚金得月建阳刃,必然身旺,时上见丙火七杀制之,方可显贵。但得时虽以旺论,失时便作衰看,虽是至理,亦是死法,八字虽以月令为重,但旺相休囚,在年月日时,也有损益之权。

  如果日元虽逢建禄月劫,但四柱中多克泄之神,则得时而不能以旺论,却以衰看,弱者喜扶助,所以取用仍以印劫为用。如一命例:庚申、己卯、甲申、癸酉,日元甲木,虽月令得卯木阳刃,但庚申酉己,不能助甲,反克耗甲木元神,必得印统相生方佳。正如徐乐吾所说,取用的关键,仍在月令,就是要先权衡月令当旺之气,再参看四柱扶抑克泄如何,才能斟酌取用。以上就是八字建禄与阳刃格的解释。

  八字算命中的喜用神是指八字的用神和八字的喜神的总称。八字用神不能单独存在,必需要和喜神同时存在,方为一个好的格局,如果孤用无辅,一是没有力量,二是容易受到伤害,所以如果八字用神单独存在,是决不能成为好的命造。喜神在一个命局中的作用至关重要,《滴天髓》说:“何知其人吉,喜神为辅弼”,那么何谓喜神呢?任铁樵解释说:“喜神者,辅用助主之神也。凡八字先要有喜神,则用神有势,一生有吉无凶,故喜神乃吉神也。若柱中有用神而无喜神,岁运不逢忌神无凶,一遇忌神必凶。”在一个格局中,虽然以用神为主,以喜神为辅,但它在命局的作用却不亚于用神,具体来将它有三个作用,一、损益用神;二、护卫用神;三、配合用神。比如:日主旺而用七杀为制,必须要用神以制杀,损其有余;身旺却有印缝生扶,则必须用食伤泄其秀气,或用财星来去印经伤其有余,此皆喜神相辅为用之功。

  按照《子平真诠》的学术观点,原文阐述了两重意思,其一、用神必定在月令,其它干支有能为日主所喜者,皆为喜神;其二、即使月令无用可取,以其它干支透出天干有力者取为用神,但必须要视月令轻重而取之,所以归根结底,用神仍在月令,下面分几个方面论述:

  1、官印双全。同样官印双全的格局,以官为用和以印为用,是有区别的。比如甲木日主,生于酉月,四柱天干透出辛金,取月令酉中辛金为甲木之官星,以官为用神。如甲木身弱,则以壬癸水印经化官之旺气,以生日主;甲木以丙丁火为食伤,如见食神、伤官克损用神,则用印缝制食伤以护官,此为正官佩印。但如见甲木生于子月,天干透壬,以子中癸水为甲木印授,以印坟为用神,日元以得印绞滋生而旺,必要官星去日元之有余,喜有财星生官,是为官清印正。虽然同是官星和印绞相互作用与日主,但正官佩印忌财破印;而印经用官,则喜财以生官,用法截然不同。

  2、食神生财。在一个四柱中,同样是食神与财星,但由于月令用神得不同,其用神与喜神的作用亦有所不同。亦以甲木日主为例,如甲木生于丑月,四柱透出己土,日元以月令财星为用神。如果四柱见有丙火食神透出,则可以用食神来化劫护财。如果甲木生于已月,天干透出丙火,如见己土透出天干,以财流通食神的秀气,财则可以为日主所用,但以见劫财为忌。

  3、袅神逢食。袅神、食神同在一个命局,亦有夺食与不夺食之分,甲木日主生于亥月,亥中本气壬水为甲木之偏印,甲木逢长生,能滋生甲木元气,而食神能泄身之秀,四柱干支配合要偏印与食神两不相碍,此为袅神用食而不夺食,但忌见财星坏印。如甲木生于已月,已中丙火为甲木之食神,但如果日支或年支再见袅神亥水,亥水克绝已火,此为袅神夺食,此时则必须有财星以制袅护食,食神转而生财。

  4、杀印同显。杀印本能相生,但如果同在一个命局,也有宜与不宜之别。如甲木生于申月,日主自然衰弱,天干再透出庚金,为甲木七杀,但见四柱丙火食神制杀太过,则需要见壬癸水印经,用以去食神之有余,同时资扶日元,使食神不能过分克伤七杀,从而起到护杀的作用。或如甲木生于子月,以月令子中癸水印授为用,但见印缝不旺,则四柱喜见七杀庚金来生印绞,此则为杀印相生成格。

  5、杀刃相逢。书云:刃无杀不显,杀无刃不威,但同为杀刃相逢,亦有阳刃敌杀和七杀制刃的区别。甲木生于申月,月建七杀,日元必然衰弱,如果日时地支见卯,卯为甲木之阳刃,则取阳刃敌杀,成一大格。但如果甲木生于卯月,月建阳刃,日元必旺,则又须取七杀制刃,为杀刃格。

  上述八字喜用神配合的种种用法,关健是要看四柱干支的配合,日主的需要,不可教条于一法。

  八字用神专求月令,必须认清月令用神与八字喜用神之间主与辅的关系。原文批评时的用神“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的错谬,导致取用“妄论”的倾向。徐乐吾在《滴天髓补注》中也说:“体用两字,今人每多淆乱,从来命书中,未曾加以辫别。如云用财生官,以食制杀,究竟财生官者,财为用呼,抑官为用?食神制杀者,食为用乎,抑杀为用?此皆体用未分也。《子平真诠》云:用神专求月令,必有格局,格局者,体也,此误体为用也,以体为用。真正之用神,无以名之,名之为相神,相神之外,更有辅助就应之神,无可位置,要知辅助救应者,乃为相神,又名喜神,喜神与忌神相对。”徐乐吾说了两层意思,一是要区别体用的关系,二是要弄清用神与喜神的关系。而这两种关系,是论命必须要明确的。

  八字月令用神与八字喜用神的体用,在中国古典哲学中是以事物的本体、本质为体,以事物的外在现象为用。体者为主,用者为辅,用神则为辅主而立。体用分清后,再看用神何益何损,命局吉凶可定。笔者认为:体,即主体,就是命局中被测的主体对象。命局通过生克制化,会合刑冲,综合反应出命局主导倾向的一种概括性的称谓。用,即用神,“非体用之外别有用神也。”为人推命,必须先分清何为体,何为用。然后才能根据用神之宜与不宜,确定体用的吉凶。

  判断八字体用的方法是:1、凡命局构成正八格的,以日主为体,对日主起扶抑作用,对命局整体起平衡中和作用的官杀、财印、食伤、比劫者可根据需要成为用神,或喜用神;2、凡命局构成变八格的,以所从之气象为体,能顺其气象之势,生扶气象之神为用神;3、日主与命局中别干合而化,化之真者,化神为体,化神有余,则以泄化神之神为用神,化神不足,则以生助化神之神为用神;4、局方本气五格,曲直、炎上、润下、从革、稼椿,以格象为体,生助气象者,或食伤,或财星,根据格局宜与不宜,皆可为用神;5、无格无局者,以日主为体,无用可寻。八字月令用神中,因为体用随格局变化而有所不同,体有定而用无定,用神者,随配合需要而生。

  前文介绍了如何看八字喜用神的顺用与逆用?本文重点介绍八字五行喜用神的辩证用法,关于喜用神的顺用、逆用,对于官杀食印等十神来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喜用神可以逆用,凶神也可以顺用,比如以顺用、逆用为典型的官杀为例,如果身弱官旺,则官以杀论,必须加以制伏,绝不能再用财来生官,此亦为逆用;但如身强杀浅,杀以官论,化杀为权,不能再加制伏,此则为顺用。又如伤官用印,同样是用印,在伤官旺势,要用印缝来制伏伤官;如果身弱,则要印缝来扶身。顺用、逆用,要看四柱八字的配合,用印制伏者,要印能克制伤官,如果用于扶身,则要伤官印缝两不伤害。同样是用印,一则顺用,一则逆用。所以顺用、逆用,关键在于一个宜字。根据这一分析,古人把十神分为喜神与凶神,是不妥当的,正官、正印、正财清而有力,为格局之喜,如果杂而混乱,则为格局之忌;偏官、偏印、偏财能得力,可为格局之喜;若伤用破格,又为格局之忌;食神之能吐秀,而伤官之亦能出奇;以此而论,所谓顺用、逆用,大可不必论八字五行喜神、八字五行凶神。

  生辰八字中五行取用之道,无非克、泄、引、从、顺五字,喜用神查询的方法,取其宜忌而已。1、喜用神中的克者,有成就之功。如丁火日主临未,归禄于时,月逢申而透壬,壬克丁为官,以成刚柔相济。2、喜用神中的泄者,有相生之情。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土,局中未得克制之神,其势雄壮,则需泄。不泄则不清,不清则不秀,不秀则为顽物。3、喜用神中的引者,有和悦之谊。如伤官遇官,命局透财,则财可引通伤、官之气,伤生财,财生官,有和悦之情。3、喜用神中的从者,有变化之妙。如己土生于卯月,支全寅卯辰,己土无气,其势柔软,其性至弱,虚不受补,则宜从,从则有变化之妙。5、喜用神中的顺者,有颠倒之奥。如格局气象已成,旺不可遏,当顺其气势,如己土生于已月,年未日午,干透而己气势已成,又见官杀透出,但断不可再用官杀来制,只能用丙丁已午顺其气势,顺则有颠倒之奥。

  《子平真诠》次提出了在命理学中,经常被人提及的一个概念,就是如何看八字喜用神的“顺用”与“逆用”的问题。古代的命理大师们把五行生克的十神,分成喜用神和凶神两大类,把在命局中作用平和的正官、正印、财星、食神、比肩,叫做喜神,把在命局作用激烈的偏官(七杀)、偏印(袅神)、伤官、阳刃、劫财,叫做凶神。所谓顺用,就是在命局中以喜神作为用神时,称为喜用神,喜相生为佳,所以就称为顺用,亦称为善用之用;所谓逆用,就是在命局中八字喜用神以凶神作为用神时,必须加以适当的制伏,所以称为逆用,亦称为不善之用。

  八字喜用神的顺用,分四类情况:1、财喜食神以相生,用财生官而护财。如甲木日主以己土财星为用,以丙火为食神,财以食神为根,丙火生己土财星,己土生辛金官星,辛金官星能制甲乙木比劫,使比劫不能与日元争财,反过来又能保护财星,这样循环护卫,以为我所用。2、官喜透财以相生,以印护官。如甲木以辛金为正气官星为用,官以财为根,己土财星可以生官,而官星能生印缝,印授制食伤以护官星,相互有情。3、八字印喜官杀以相生,得劫财以护印。如甲木以壬癸水印缝为用,戊己土为财星,戊己之土能制壬癸之水,财星破印,使印缝不能生我为用,要紧者是破财以护印,而比劫有劫财之功,所以喜比劫分财以护印,相生有情。4、食神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如甲木以丙火食神为用,怕偏正印经夺食,印缝者壬癸之水,壬癸水能克制丙火,坏我食神,食神能生财,所以喜见财星破印护食。财官印以阴阳相配合为顺,而食神以同类相生为顺,在作为用神时,遵循生克制化,弱者生助,旺者克泄,此为善而用者。

  八字喜用神的逆用,分四类情况:1、如何看八字以七杀为用,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七杀者,取天干同类相克,以其隔七位而相克战,故又谓之七杀。如二男不同处,二女不同居,不成配偶,故又谓之偏官。以其性情刚烈,如小人凶暴无忌惮,若无礼法控制之,不惩不戒,必伤其主。所以如格局以七杀为喜用神,而见身杀两停者,则必须要用食神予以制伏,方可为日主所用。见财则能生杀,见印则能坏食,使七杀失去用神的作用。2、以伤官为用,喜佩印以制伏,或生财以化伤。伤官为异性相生,所以窃气太过,又以其能伤我官星,为祸凶。日元弱,喜印授制伤以扶身;日主旺,则喜伤官以生财化伤。伤官用官,八字在年月必要剥官运,在日时不宜被伤,一见被伤,祸不可言。不可临墓,若逢临墓,住寿难延。3、以阳刃为用,喜官杀以制伏,官杀皆无。阳刃者,帷有阳干有刃,指日主旺而越其度,旺极若无,满则招损,刚极必折,所以喜官杀予以制伏,而喜七杀,所谓“杀无刃不显,刃无杀不威”。忌四柱官杀俱无。4、八字以劫财为用,月劫喜透官以制伏,若要用财,则要以食伤化劫生财。此处劫财有两重意思,其一,阳干以地支见劫财者为刃,不以劫财论,所以如日主为阳干,则以月千透出劫财者为用。其二,若日主为阴干,因阴干无刃,则月令干支有劫财者,皆可取用。因劫财可以分夺日主之财,喜官星以制劫。以上就是如何看八字喜用神的顺用逆用的。

  什么是用神?古代四柱八字中的用神和现代命学算命中的的用神概念有所不同的,现代命学认为,用神和格局的取法是不相同的。格局是指八字干支配合的结构,按照八字的干支配合结构,分成正格、变格与外格。比如正官格,如甲见辛,乙见庚之例,阴阳配合,相制有用,以成其道。所以取格先看月令,然后方看其余干支。因为五行之气,帷有月令当时为。甲日生酉月,乙生申月,丙生子,丁生亥,戊生卯,己生寅,庚生午,辛生寅已,壬生未丑,癸生辰戌月,皆为正气官星。更以天干透出者,如甲见辛酉,乙见庚申之例,谓之支藏干透,其它干支再见不宜。仅以正官格取法为例,其它类推。而用神则不同,用神的在八字命局中的作用,主要是使格局向的方向转化,日如甲木生于酉月,月干透辛为正官格,但甲木临死绝之地,休囚无气,不能任官星,必须要有生扶,或地支见寅卯为根,或天干见壬癸水为印,这种能生助甲木日主者,即为用神。

  用神得种类,徐乐吾归纳为五种,这五种用神取法,被现在命理学界普遍认同,但在实际断命中,还显得不够,时于极旺者有专旺可用,而对于极弱者如何取用,并没有包括,所以应该再加一项”顺弱”,即顺其极弱之势,这样取用得方法就可归纳为六种:即扶抑、病药、调候、专旺、顺弱、通关。

  (一)扶抑用神。扶抑的取用原则是虚则补之,盈则损之。这种原则只实用于日主衰旺两者,所谓弱者扶之,旺者抑之,是对日主而言。如果日元或得令,或得势,或得地,气势乘旺者,则宜抑之,而“抑之”的方法或用官杀以制,或用食伤以泄。如果日元气势衰弱,则需要扶之,“扶之”的方法或用印经以生,或用比劫禄刃以助。而对于衰极、旺极者,扶抑之法并不实用。

  (二)病神。病药的取用原则,是以去忌为喜,也就在一个八字格局中能改变忌神为喜神的取用方法。比如土重理金,以印为忌神,土则为病;有木能去土之多余,用财以伤印,则以木为药,扰如一个人有病而伤其身体,用药去其病,这就是病药取用神的用意。

  (三)调候用神。调候的取用原则是寒则暖之,热则寒之。,调候者,调和气候谓也,比如五行生于冬令,木不能发荣,金不能成器,土不能生育,水不能滋润,凡此者,必要用火以温暖,反有寒谷向阳之势。此火即为调候之物,去其暖局,阴阳和协之意。同理,夏月火势太旺,万物枯燥,不能,必要用水以滋润,此水者,亦为调和之物。徐乐吾注中说:“金水生于冬令,木火生于夏令,气候太寒太燥,以调和气候为急。”徐大师仅仅把调候局限于冬天的金水,夏令的木火,是片面的。不能说冬寒仅冻金水,而夏日仅燥木火,夏热冬寒,万物皆然,所以说调候者,五行之调候。

  (四)专旺用神。专旺的取用原则是顺其气势。见四柱某一五行气势旺之极者,或日主独旺,或财官食伤气势旺而为用者,则不宜再用克制,帷有顺其气势为用,或从或化。这里有两种情况,是日主旺之极者,如组成一个四柱的干支,其五行属性都和日干相同,气偏全于一方者,只能顺其气势,或泄其旺气,发泄其精华;或用印嫂比劫,成其旺势。第二种情况是四柱见日主虚孤,日主以外的其中某一五行特别旺盛,这种旺盛的五行,或为财官,或为食伤之类,日主不能自立,只有从局内强旺之势,所谓从象。

  (五)顺弱用神。顺弱的取用原则是日主弱不受补,则要因势利导,从其弱势。这种格局和从财、从杀之类格局又有所区别,所谓从格,是指格局气势已成一方,或官杀、或财、或食伤,日元即可从之。而此类格局,气势不能成就一方之气,日主虚脱又不能任财官、食伤,所以只有顺其衰弱之势,以克泄为用。

  (六)通关用神。通关的取用原则是重在沟通其气势。意思是说两种强弱均可,势在对峙,各不相上下的五行之间,须有一种调和之物,此种调和之物即为通关。通关有二,其一,两神成象,势均力敌,必须引通其气;或一旺一弱,需以调和。如官杀旺而日主弱,用印以调和,亦谓通关,官杀生印,印以生身。日主强而财星轻,用食伤以通关。其二,用神之间,气势对立,如两神并立,不能并用,又不能去一留一,必须用通关之神借以调和,如官伤并立,用财以调和;财印交战,用官杀以调和;财逢劫刃,用食伤以调和;袅印夺食,用劫财以调和。

  本文专门论述八字用神的,徐乐吾注中已有详尽的论述,他分三个层次,、论述什么是用神;第二、论述取用的方法;第三、用神的种类。那么到底什么是四柱八字算命中的用神呢?用神一词,初并不是见之于命理典籍,而是见于法家的代表人物韩非子的著作,在《韩非子·解老篇》曰:“众人之用神也躁,躁则多费,多费之谓侈;圣人之用神也静,静则少费,少费之谓音。”但这里用神的概念,与命理意义上的概念并不是一个意思,这里的“用”作使用讲,“神”作精神讲,而命理学中引用用神这个词,却赋予它新的涵义。

  现代四柱八字算命中的所谓“用神”,是指能对整个命局起到扶抑平衡、补偏救弊作用的某种五行。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用神,也就是整个命局中有用之神,就是八字中能够使全局干支配合,达到状况的天干或地支的一种综合性称谓。“用”,就是使用、运用的意思;而“神”,在八字命理中指的是正财、正官、食神、正印、偏财、偏官、偏印、伤官、劫财、阳刃等十神,这就是说,在一个命局中,凡生我我生,克我我克,助我帮我者,只要能为我所用,皆可成为用神,也就是能够使命局向状态转化的那一种五行。所以用神,就成为一个八字的枢纽。

  那么如何确定用神呢?原文说:“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意思是说取用之法,必须要在月令中求的,因为月令乃当旺之气,再以日千配合月令地支,月令中所藏五行,或克我,或我克;或生我,或我生,以此来确定格局。比如甲木生于酉月,酉中辛金克我为正官,则取为正官格,即以正官为用神;或甲木生于已月,已中丙火当令,即取为食神格,'则以丙火食神为用神。这种取用方法,继承了《三命通会》的学术观点,格即是用,用即是格,比如正官格,就以正官为用神,偏官格就以偏官为用神,用神与格局为同意而不同名,二者在命局作用上没有什么区别。格局以月令地支即可成格,这与《三命通会》中乙日申月,即是正官格相同。以天干透出月支地支所藏为正格,而月支以外的年、时干支,以及日支透出天干取格者为外格。以上就是古代和现代对八字用神的定义。

  天干地支合化表二(录子平《四言集腋》)

  七月合化表

  丁壬化木(可化)

  戊癸化火

  乙庚化金(正化)

  丙辛进秀学堂

  甲己化土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成形

  申子辰大贵

  巳酉丑武勇

  辰戌丑未亦贵

  八月合化表

  丁壬不化

  戊癸衰薄

  乙庚进秀

  丙辛就妻

  甲己不化

  寅午戌破象

  亥卯未无位

  申子辰清

  巳酉且人化

  辰戌且未泄气

  九月合化表

  丁壬化火

  戊癸化火(戌为火库亦正化)

  乙庚不化

  丙辛不化

  甲己化土(正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不化

  辰戌丑未正位

  十月合化表

  丁壬化木(亥中有木)

  戊癸为水

  乙庚化木

  丙辛化水

  甲己化木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成材

  申子辰化水

  已酉丑破象

  辰戌丑未不化

  十一月合化表

  丁壬化木

  戊癸化水

  乙庚化木

  丙辛化秀(正化)

  甲己化土(十一月土旺故可化)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化木

  中子辰化水

  巳酉丑化金

  辰戌丑未不化

  十二月合化表

  丁壬不化

  戊癸化火

  乙庚化金(次化)

  丙辛不化

  甲己化土(正化)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不化

  辰戌五未化土

  天干地支合化表一(录子平《四言集腋》)

  正月合化表

  丁壬化木(正化)

  戊癸化火(次化)

  乙庚化金(一云乙归甲不化)

  丙辛不化(柱有申子辰可化)

  甲己不化(木盛故不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化木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破象

  辰戌且未失地

  二月合化表

  丁工化火

  戊癸化火

  乙庚化金(不化以乙归甲家也)

  丙辛水气不化

  甲己不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化木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纯形

  辰戌丑未小失

  三月合化表

  丁壬不化(木气已过故不化)

  戊癸化火(渐入火乡叮化)

  乙庚成形(辰土生金故化)

  丙辛化水(辰为水库故化)

  甲己暗秀(正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化水

  巳酉丑成形

  辰戌丑未无信

  四月合化表

  丁千化火

  戊癸化火(正化)

  乙庚金秀(四月金生可化)

  丙辛化火(化火则可,化水不可)

  甲己无位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纯形

  巳酉丑成器

  辰戌礼未贫乏

  五月合化表

  丁壬化火(不能化木)

  戊癸发贵(化火)

  乙庚无位

  丙辛端正(不化)

  甲己不化

  寅午戌真火

  亥卯未失地

  申子辰化容

  巳酉丑辛苦

  辰戌丑未身贱

  六月合化表

  丁壬化木(未为木库故可化也)

  戊癸不化(火气已过故不化)

  乙庚不化(金气正伏故不化)

  丙辛不化(水气正衰故不化)

  甲己不化(己土即家故不化)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化金

  辰戌丑未化土

  关于化气格中,《三命通会》认为,“夫化者,阴阳合化之意也,乃天地相停,五行均配。”《经》云:“化内成局,运转而成封帝侧;化象伏而平生碌碌”,这就是化气格的两种情况。化气真者,又得岁运相助;或虽为假化,但能得岁运相助,而成真化者,则为贵格。如果不得岁运相助,或得岁运破局者,主平生碌碌。

  然而看化气,仅以天干合化之日干、月干;或日干与时干相合而化气者,以化气论,其余干支相合则不以化气论。所以《三命通会》说:“大凡化气,只取日千而言,配合之神或年月与时,皆可用。但要日辰得旺气于时,若不得月中旺气,只时上旺气亦可。倘得月中旺气,而时上不乘旺气,则不可用。若月与日时俱得旺气,方为全吉。”这就是说化气的条件,化是看日时合化不合化,以日干为主,结合月干、时千,不仅要得月支旺气,还必须得时上旺气,方可从化。所谓旺气,是指化神要旺,比如甲己合而化土,则月支必须是辰戌丑未,而时支为戊辰,或时支得土之长生之地,方可成化气之格。如果化神休囚衰弱,则只可合而不能化,但如非日干,其它天干相合,虽得化神旺气,亦不能成化气之格。凡成化气格者,化神喜行旺地,印比为美,见克泄俱为所忌。

  《玉井》云:“五气有化象,须要纯一清洁,化而或返,有贵有贱化而不化,或寿或夭。”《通元论》云:“乙旺庚从,庚旺乙从。”如见庚金日主无气,乙木乘旺,则从乙而化为有气,方可有用。如若庚乙两干皆无气,则不可用。所谓妻从夫化者,如庚日见乙酉月,四柱又见庚辰者,乙木为庚金之妻星,乙木从夫而化,合化为金;但若见庚寅月,乙卯日,庚金无气,乙木乘旺,在见时支为亥,为木之长生之地,则庚从妻星乙木,合化为木,此为夫从妻化。岁运喜行木之旺地,或印缝之乡,克泄为忌。再者,天干五合,需要有地支相助,方能化气;亦如地支三会、六合,也须天干透出为助,方能会合而成化。总之看月令气候旺相,虽为重要,但四柱干支之配合,也必须合于须要。

  化气格中天干合化与岁运合化,至于合化与否,徐乐吾所录徐子平《四言集腋》:干支会合化表,已经详尽,可做参考。

  八字天干五合,合而化者,有真化,亦有假化,为了便于分析假化,就要先弄清楚什么是“合神”,什么是“化神”这两个概念。所谓“合神”,就是指所合者,如甲木日主与己相合,己就是合神。所谓“化神”,就是指两干相合后,所应化出之神,如甲己相合应化出土,则土为化神。而所谓假化,看似从化,实际不化,为之假化,是指格成从化,然日主带有根苗,或有印授生扶,日主有根不从,便为假化。或化神受克,或见泄气,化神受损,亦称为假化。

  所谓“假化”,关键在一个假字,得时者为真化,失令者为假化;格局见纯粹者全美,格局有瑕疵者则假。《三命通会》云:“化之真者,名公巨卿,乃富贵之格。化之假者,孤儿异姓,或为僧道之类”。此论过于偏颇,但若去假存真,与真化无异,如真化被破损,类于假化,而假化得到资助,亦类于真化。何谓“资助”,就是如果成假化之格局,行运中用五行生克制化合等,消除局中妨碍真合真化的因素,使格局变的纯粹,与真化无别,所以一样可以至富贵。但此为一时的顺运,未交之前,必然艰难,运过之后,就又回复到原来的状况。比如化土格,局中戊蚕暗地化火,为上之印,或间以丙辛暗合化财、此为资助。又何者为“破损”呢?如化土格,天干间有乙庚,暗地化金,盗泄土气,或间有丁壬,暗地化木损伤土质,此为破损。实际上,真化、假化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所以真化、假化都要看岁运能否抑假扶真,与日主是否有情。

  八字化气格中,天干五合假化成局,有如下几种情况:

  1,合神真切,而化神不旺或有损者。此如日主甲木与己相合,生于丑月、戌月,丑戌为土旺之地,合神虽真,日主孤而无助,气势虚弱,不能不化。但秋冬气翕而寒,化神不旺;又有金气暗泄,化神受损。所以岁运必须助化神旺势,岁运要生助化神,宜行火运,去其寒湿之气,则中气和暖,化神有生机,假化同于真化。

  2,化神有余,而日主带根苗者。比如甲木月主与己相合而化土,生于未辰月日,化神有余。然辰为木之余气,未为木库,甲木通根于辰未。三月辰,六月未,水木藏根,为甲之根苗。甲既得有根,则不能从土而化,虽然化神真切,亦为假化。岁运宜行土金之地,用金以去根,去其根苗,以土助其化神。

  3,合神不真,而日主亦无根气者。比如乙庚之合。日主乙木生于夏令,木奔南而泄气无根,日元孤立、不能自立,不能不从化。但夏令土燥,又不能生金,合神不真。乙庚有相合之情,但庚金合神不真,化亦为假化。岁运必须要行带水之土运,用以泄火养金,助其合神,把损化神全之火,变成生助化神之土,去其瑕疵,成其完美。

  4,化神不足,日主无气者。比如乙木日主与庚相合,生于冬月,金被泄气而化神不足,冬寒水冷则木枯,木不纳水而无气;纵然有土亦为冻土,既不能生金,亦不能止水,日主无气,合神不真,化神不足,难成真化。岁运宜带火之土,用以解冻,有阳和之气,可以去寒,温湿之土可以生金。使合神真切,化神气旺,则成真化。

  5,既然成合,合神暗有根苗者。比如丁火日主与壬相合,生于春天木旺之时,壬水无根,自然从丁而合,但木旺自能生火,丁火合神得比劫印经生扶,丁火反不从壬而化木。岁运必需要水,火有克制,以去火生木,以成化神。

  6,合而从化,有闲神来伤化神者。比如丙火日主与辛相合,生于冬令,重重金水,既合且化。但柱中有土,暗伤化神,湿土虽然不能止水,但水究嫌其混浊不清,只能假化。岁运需要逢金土,则秀气流行而能生水,化神自真。

  总之,化气格中,凡格局纯粹而真者,出身地位自高,行化神之旺乡,自能飞黄腾达。逢寻常运,虽无发展,也不失其地位,只要不行逆旺气之乡,即无失败之虑。若假从之格,行从神之旺乡,与真化亦无所别,同样可以富贵,但在未交顺运之前,因格局有缺陷,必然寒素,好运过去之后,即回复到原来的状况。也就是说,如格局遇岁运不能去假存真,抑假扶真,不免运前孤苦,运后落魄,仕途有阻,名利无成。

  八字天干五合之的合化必须具备如下条件,否则难以化气。

  其一、八字合化若成真化,则以化神命,和以日主论命一样,也要以生克制化,喜忌配合来推论。要根据化象的衰旺强弱,如化神旺而有余,就宜泄,以能泄化神之物为用神;如化神衰而不足,就宜生助,以能生助化神之物为用神;如化神生旺就宜克制,取官杀为用神。总而言之,以化神论命和以日主论命的原则是一致的。

  其二、八字合化,还有夫从妻化,妻从夫化一说。如甲已相合,生于季月,支全辰戌丑未,为夫从妻化,从土;若生于春月,支全东方亥卯未或寅卯辰木局,则妻从夫化,从木;丙辛化水,生于夏月,则从火;戊癸化火,生于冬月,则从水。所以化合之局,都要化神乘旺秉令,原局日干,气势衰绝,方能相合而成化。凡从格,以所从之神为用神;而化格,以生我化气之神为用神,如化神过于旺盛亦可用泄,究为少数,但逢克抑则万不能从化。从化都以全局气势偏于一方,不能不顺其气势而行。过旺用泄,为引通其性情,不能逆其旺势而用克。化神所忌,亦以逆其旺势为重。

  其三、八字合化又有化象还原之说。然而化象,若岁运再遇日主旺相之地,化象即可破坏,格局即可还原,但不为忌。例如甲己化土,行运至寅卯之地,甲木通根得助,甲己合而不化,不忌还原,但逆土之旺势。乙庚化金,不忌寅卯,使乙还原,而忌丙丁、已午克金犯旺。丙辛化水,忌见戊土,丁壬化木,忌见庚金,戊癸化火,忌见壬癸,同为一理。所以原注认为:如甲己化土,原局化合甚真,岁运再至甲或己,则如烈女不事二夫,并不因之破格也。若原局一己二甲,气势杂乱,如无旺运相助,亦平庸之局。

  以上就是八字天干合化后化气的几项原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沈半仙生辰八字算命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沈半仙生辰八字算命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热门信息